B君

愿汝周而复始,却始终如一。

冰九

“!!!”



在场的除了木清芳一脸平静,其他人都不敢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。洛冰河高兴得身体微微颤抖,想要再确认一下:“当真?”



木清芳道:“凭我多年行医,是不会错的。”



宁婴婴一时反应不过来,道:“可……可男子怎么会怀孕?”



木清芳转向宁婴婴:“回婴妃,虽然男子先天不可以,但,通过某些东西辅佐,是可以的。”



宁婴婴木纳的点点头,心中更添了几分慌张。倒不是怕这沈九怀了洛冰河的孩子,进了后宫,抢了她的位置。而是,沈九毕竟是男子,没有女人的那些东西,将来怎么把孩子生下来?即使能生下来,也必定会受不少可苦。



她朝沈九的方向看去,只见沈九脸色惨白,手用力攥着被子,一幅被欺负惨了的样子。半晌,沈九才颤颤巍巍的开口:“洛冰河,我做的还不够么。”





洛冰河愕然,回过头来。宁婴婴意识到不妙,赶着木清芳一同出去了。



沈九略带哭腔的道:“被你破处,被你凌辱,被你压在身下泄欲,这些,难道我做的还不够么?我没还清么?为什么救我?为什么不让我去死!你后宫没有人么?为什么要我给你生孩子?”



洛冰河心里发慌,他轻轻抱住沈九。



“师尊,我……”



我什么?我喜欢你么?



这么简单的一句话,洛冰河突然有些不敢说出来。



不是你自己当着人家的面,说什么男人喜欢男人的,太恶心么?现在又想跟人家说我喜欢你,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?



“师尊,生下来吧。”



洛冰河说完,又抱紧了沈九。他轻轻蹭了一下沈九的头发,腾出一只手,撩起沈九一小绺头发。沈九也哭不出来了,也不会再哭了。他突然一下子想开了。



既然想死死不了,想逃也逃不了,干脆就这样吧。都被他那样了,生孩子又算得了什么?



他道:“好。”

洛冰河听到沈九答应,一下子松开,高兴道:“师尊说话算话!”



此时他幼稚的像个小孩,如果还小的话,他大概会在这殿里狂跑好几圈。沈九又一点头,洛冰河这才放下心来。



洛冰河道:“那师尊还有什么想吃的?说一声,就让人送来。”



沈九摇摇头,道:“我什么都不想吃……”



洛冰河握住沈九有些冰凉的手,突然想到了什么,道:“既然师尊什么都不想吃,那出去走走吧。明日,我带师尊到市集上转转。”



沈九微一颔首,“好。”



次日。



人山人海的集市上,路边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商品,摊主在自己的摊上一边看着来去匆匆的人,一边扯嗓子喊:



“快来看,快来瞧了啊!现做情侣珮环了啊!”



“专业算命三十年,不准不要钱!”



“人间地道小吃,可别错过啊!”



在这样的地方,鱼龙混杂,竟有两个衣着朴素的人,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。



正是沈九和洛冰河。



其实洛冰河本来是想大张旗鼓的抬着轿子,逛这集市。但是沈九却不喜欢这样,他只想像普通人一样,穿着普普通通的衣服,普普通通的逛街。洛冰河当然是必须依着沈九,但他心里也很喜欢沈九这样的做法。因为这样看起来,就像是夫妻一起出门逛街。



沈九不缺什么,自然也不会买些什么。走了大半天,依旧是两手空空。不知不觉,两人突然走到一家茶馆前。



隐隐约约里面还正在唱着戏。



洛冰河见沈九久久盯着那茶馆,温声道:“进去吧。”



洛冰河特的挑了个楼上的位置,为的是能让沈九一眼就将那舞台看得清清楚楚。吩咐过送些上好的茶后,便才真正放下心里。



洛冰河是不喜欢听戏的,但他喜欢陪着沈九听戏。沈九正听的入迷,洛冰河突然递过来一个小瓷盒。



沈九转过头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

洛冰河示意他打开。可真当沈九打开后,还是一脸茫然。洛冰河则有些不解:“这是话梅。师尊以前没吃过么?”



沈九摇摇头,道:“能有吃的就不错了。”说着,拿起一颗放进嘴里。酸酸的,略有些甜,正符合他现在的口味。他将盒子递回去,洛冰河却道:“我不吃,这是专门给师尊准备的。”



这是洛冰河听宁婴婴这么说的。宁婴婴那天回去后,整个人都兴奋的要命。仿佛怀孕的不是沈九,而是她自己。她告诉洛冰河,人在怀孕的时候,特别喜欢吃酸的。会捧着一盒话梅,一颗接着一颗的吃。



如此看来,便是如此了。沈九见洛冰河不吃,自己这几天又刚好想吃酸的,于是边看戏边吃话梅。还好洛冰河准备的并不多,不然沈九今晚就不用吃饭了,光吃话梅喝水就饱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现做个主,他俩孩子叫洛景辞怎么样?可男可女,很好。(*^ワ^*)












评论(10)

热度(138)